該怪那一大杯雙份濃縮榛果那提

十二小時後的我才會忙著數

窗外的雨滴  滴滴滴


荷馬和腦細胞打成一片

                在明天排隊等著劃位

譯文和原文打完群架開始冷戰

 

睜開眼後囫圇吞吃入腹的鉛字

在胃袋裡大跳華爾滋

但願消化吸收再排泄出的

不是一團黑汙  不堪入目

希拉難得和宙斯聯手

塞了我滿腦蝌蚪  扭扭扭

 

安息日之前得搞定奧林匹斯山十二神

                            累積成櫻花樹  盛開

譯文還是堅持不與原文和解

全糊成了蝌蚪

我只好要它們乖乖排成詩

詩名就叫

雙份濃縮榛果那提

創作者介紹

Nessun Dorma

hydero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