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條列出來

然後

瞪著密密麻麻的紙條

動彈不得


眼睜睜看它們有志一同地

從腳踝向上攀爬

 

墨痕嶄新

反射白光森冷 

笑容不懷好意

我連逃跑的力氣都

 

跑了

 

「打個商量

不如大家排排站輪流咬吧?」

奈何它們竟是看不見彼此

逕自獠牙大張

「我只咬一口份量不多」

 

若真是非得如此

能不能麻煩

把鼻子留給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yderoye 的頭像
hyderoye

Nessun Dorma

hyderoy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