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月光吞了我的詩句

在我轉過身抓了一把典故

準備調味的時候


結果吃得太撐

倒在窗邊撫著圓鼓鼓的肚皮

呻吟

 

「敬請享用這新鮮現搾的淚水

內含高度鹽酸  幫助消化」

反正你已囫圇吞了我細心切割卻

一時失手捏碎的意象和

頑劣難馴兀自

張牙舞爪掙扎不休的文字

我正準備煮字療飢

誰知越來越瘦

 

然後月光說天氣太冷

正準備滾進來取暖就一頭撞死在

用淚水反覆洗滌以致於

褪了色的窗玻璃上

透明冰涼的血液等不及痛呼

先行枯竭

 

我探頭查看

溶化的天空竟因此趁隙

穿過我的眼

流進打了千百個死結的腦袋

凍凝

悚然發現淚水已經搾乾

只剩皮包骨

和滿地碎裂的靈魂

創作者介紹

Nessun Dorma

hydero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