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又送別了一位朋友,親愛的Anne,週五要回加拿大了。


因著從前兼職與我家男人的關係,認識很多來台灣教英文的、各國籍的老外。
有男也有女,特別是對女生,總是猶豫著要不要交心。卻因為他們個性熱情大方抑或身在異鄉需要幫忙,久而久之,個性相投的自然熟捻起來,不再只是同事或朋友的朋友,而了成了真朋友。週末私下相約小酌,練了我的speaking(想到數度被學生家長誤以為是ABT也不免自鳴得意XD),傳遞了文化差異,也深了彼此牽絆。

明知人家離鄉背景,快則一年、慢則兩三年總要回去的,每送一個,心上就割條痕。畢竟交了心,人家也拿妳當真朋友,臨別就是依依不捨。即使科技再發達,有了webcam和skype/ google talk,世界之大看似沒有距離,其實還是有的。螢幕上顯示的,看得見摸不著,連個擁抱都是奢想。

在台一別後我極少主動連絡,想來汗顏。並不是不想,而是心知各奔天涯,難以親自見面,不如不見,省得傷感。非得等對方主動連絡了才有回應,不是懶也不是不念舊情,就是怕情放深了更難割捨。親愛的朋友們,辭別時滿腔熱淚,別後卻疏於聯繫,不是我無情假託忙碌,其實是自私,怕「想當初」一上身,又要淚漣漣。(明知你們漢字不識一個,硬是要在這裡表白XD)。

Dear Anne,抱歉要讓妳失望了。我知道妳是為了我好才說那些重話,也感謝妳陪我度過一段黑暗(即使我仍深陷其中)。毋須掛念,為我祈禱微薄心願能心想事成即可。妳所言已非counsellor該有之客觀,而是出於對朋友的擔心與關心。為此我無以為報也不因言廢人,但妳是知道我的,就是傻、就是癡。

何年何月能到加拿大一探妳和Griffin夫妻倆,也不敢妄自斷言,千言萬語,不過是Bon voyage和Good Luck,今早那個我們倆都依依不捨緊緊相依的臨別擁抱,我一輩子都會記住。妳和Griffin的臨別擁抱,都讓我重燃勇氣。

I love you guys and we will be friends forever.


Roye
23/06/2008
創作者介紹

Nessun Dorma

hydero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